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ic小說網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孫策立誓

曹操這話說的,很是耐人尋味。

他對自己的立場也非常清楚。

他和袁紹兩個人,共同推舉東海王劉袛為帝,算是從龍功臣,而且就勢力來說,曹操其實比袁紹差不了多少,他是以一方諸侯的身份加入進來的。

若說袁紹是鄴城朝廷最大的股東,毫無疑問曹操就是第二大股東,因為曹氏的整體體量在那裡擺著呢,藏是藏不住的。

而袁紹和曹操的關係深厚,兩個人彼此可以通力合作,規避一下矛盾,但袁紹的後代和曹操的後代就能夠做到他們兩個人這樣嗎?

不見得吧。

正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袁紹的後人和冀州係本土勢力對曹操的敵意,不比他們對袁譚少。

曹操就算是不來看袁譚,就能保證這些人日後不會對付他?

不可能的。

因為在根本利益上,他們就是有衝突的,這不是曹操怎麼做就可以改變的,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與其小心翼翼的躲避這些明槍暗箭,倒是不如大大方方的該乾什麼乾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兩個人坐下之後,曹操很是自然地對袁譚道:“顯思,其實曹某心中,對於本初的舉動並不認可,在曹某看來,袁三郎年紀太輕,稚氣未去,將來長成什麼樣,誰也不知道,現在就這麼倉皇的立他為繼承之人,風險未知……反倒是顯思你,不論是能力還是功勞皆有,還是嫡長……本初廢長立幼,實為不智!”

袁譚咬著嘴唇,似乎被曹操的話打動了。

半晌後他道:“叔父,事已至此,袁譚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曹操搖了搖頭:“你切不可因一時挫敗而喪誌,在曹某看來,本初也並非是真想廢了你,隻是因為時事所逼,故而隻能如此,如今南匈奴主力過雁門關,三王部駐紮於盧龍寨外,若無河北望族協助,豈能與之合兵?這也是為了對付劉琦,不得已而使用的辦法而已。”

袁譚板著臉道:“就算是不得已,終歸也是使用了。”

“但也未必就會一直如此,你彆忘了,咱們與劉琦之間,不可能永遠互不相犯,兩方早晚必然有大戰,而這大戰之際,便是你重掌大權之機。”

袁譚苦笑道:“叔父的意思,是讓我立下軍功,重掌大權?怕不是那麼容易,我立下再多的功勞,也終歸是在袁尚之下……”

“小子,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這朝廷是你們袁氏立的不假,但這朝廷可不姓袁!”

曹操的話一下子點醒了袁譚。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驚訝的看著曹操,張口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曹操似笑非笑地看著袁譚,道:“袁尚是繼承了基業,可這朝廷的官職,可不是你們家傳承的,也不是河北望族們說誰是就誰是……咱們上麵有天子,你們袁家是不是有些太不把天子當回事了?難道你立下軍功,成為朝廷的股肱之臣也不行嗎?這事和誰當袁氏家公,繼承本初基業,並不矛盾吧?”

袁譚藏在袖子中的手,已經開始微微發抖。

他輕輕地嚥了一口吐沫,按壓住心中的激動。

“隻是,朝中的大權畢竟是由父親掌控……”

“大權是可以轉移的,不一定就非要轉移到袁氏家公的手中,你父親當年在雒陽,也非一族之長,你伯父袁基,叔父袁術,論身份地位都比你父親要強,可偏偏最後是你父親出位,成了天下楷模,更是成為了袁氏這一代人中,成就最高的那一個。”

袁譚聞言恍然而悟。

他急忙環手衝著曹操鄭重施禮,道:“多些叔父提醒,若非叔父,譚險些自誤。隻是……”

“隻是什麼?”

“唉,隻是袁譚如今在朝中無勢,河北諸人還刻意打壓於我,回頭就算是與劉琦交手,隻怕軍中無我立錐之地。”

曹操聞言,仰頭大笑,那模樣要多自信有多自信。

“河北諸人難為你,我曹操扶持你如何?我雖然冇有你父親那般在朝中有一言九鼎之力,但曹某若是跺一跺腳,這朝廷也得抖上一抖,就算是你父親,也得賣吾三分薄麵。”

曹操這話說出來,袁譚立刻便放下了心。

不錯,曹操的分量雖不及袁紹,但在朝廷和軍隊之中,毫無疑問是僅次於袁紹的第二號人物。

由他強行出麵,就算不能讓袁譚獨領一軍,但讓他在曹操麾下為將,這一點還是冇有問題的。

而且袁紹對袁譚,心中懷有歉意,也不會刻意拒絕。

“既然如此,那就有勞叔父了。”

看著袁譚的表態,曹操滿意的笑了。

……

與此同時,雒陽方麵,劉琦將劉琮派往了西涼之後,就將劉琮那兩名女眷帶回了雒陽。

他先派人去問劉表,此事該如何解決。

劉表雖然生劉琮的氣,但在人情義理上,還是比較拿捏的清的。

他派人告訴劉琦,“畢竟是劉家婦和劉家子孫,雖是婢與庶出,卻也理當善待。”

劉琦領劉表之命,派人妥善照顧麗姬和他腹中的胎兒。

劉琮的事處理完畢,劉琦召見了孫策。

同時,和孫策一起受劉琦召見的,還有周瑜。

……

兩位青年俊傑站在大殿下,向劉琦行禮。

劉琦來回掃視著周瑜和孫策,最終將目光落在了孫策的臉上。

“想通了?”半晌之後,劉琦緩緩開口道。

孫策聞言,眉毛一挑,隨後當即單膝下跪,拜道:“策不識天威,屢次冒犯陛下,死罪矣!”

劉琦淡淡言道:“你若真的該死,便也不會真的活到現在了……為何突然想通了?”

“策原先不服陛下,蓋因陛下與我一般年歲,昔日又皆是一方牧守之子,然陛下卻能因為運氣,成為帝王,坐擁萬裡江山,策心實嫉之也,到了雒陽,一時之間也不能想通,但這些時日以來,策在雒陽觀陛下治政承前繼後,再看雒陽軍民生活富足安康,心實震之,深知陛下。乃天命之人,策又焉能不服?又豈敢不服?大漢離不開陛下,萬民也離不開陛下!”

劉琦聞言笑了:“說的真好聽,隻是不知你這話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朕揣測不透啊!”

話音落時,卻見孫策將左手食指放在口中,用力一咬。

接著,便見他將鮮血一滴一滴的灑在大殿上。

“從今往後,孫策願意效忠陛下,縱滿地荊棘,亦萬死不辭,永不複反,若違此誓,讓策流儘渾身鮮血而亡!”

1秒記住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